個人檔案
加入日期:2021年4月19日
關於

父母信主见证

马太福音19章26节

在人不能,在神,凡事都能。

一、愤怒

2010夏天我的父母办好了签证,来英国探亲。当时我们已经分别了5年了。我从2005年到英国后,因为生孩子、忙生计,一直没有回国。当时我们家顺顺才1岁多。母亲狠狠心花了平生最大的一笔支出,16000多元钱,买了2张来英国的机票。满心盼望与儿子一家度过快乐的半年时光。

谁知道来到英国却事与愿违。他们发现我们每周五去查经班,每周日去教会聚会。每周工作、带孩子已经很忙了,还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!他们很不理解。对我们很失望,也很生气。

我和太太是2008年信主受洗的。我们在他们来之前也做了准备,有火热的心,决心等他们到英国要带领他们信主!

然而,两股力量正面相撞!大家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。

父亲是个很骄傲的人。他是我们老家乡镇学校的教务校长,平时在学校开会总是训话的,当老师是教训人的。你们看我象小绵羊的性格了吧,被管教出来的。我一点都不像他。他好像从来不听别人讲话的。他说最相信的就是自己。是个标准的毛派无神论者,很崇拜毛泽东。妈妈也是那个时代的小学老师,他们对信仰很是抵触。说让你们到英国来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己,没想到你们却信了洋教,而且还迷到这种程度!

记得第一次带他们来教会,在路上就教训我。他说话很狠毒的,说你来英国就是叛国,叛党,信仰耶稣就是叛爹!三大背叛。我当时可能有点不冷静,给他顶了几句嘴。当时我们还在唐人街旁边的楼上聚会。他们第一次进教会,也真是巧了,那天正好赶上王凯元传道来讲道。我觉得他们根本没有听进去。也不觉得信息对他们有什么好处。反而更加反对我的信仰。

我因为没有听父母的话,继续参加查经班和主日聚会。他们两个很生气。一度他们觉得他们失去了这个儿子。这样的感觉对父母真的很糟糕!特别中国父母,就好像天塌了一样。养儿防老,养儿防老,结果这个时候,儿子指望不上了。他们也不再跟我们参加聚会。我们参加主日聚会时,他们就去公园或者其它地方玩。我想就随他们吧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两个心情很沉重。爸爸后来告诉我,他们去公园经常一起痛哭,因为失去了我这个儿子。我太太也告诉我,她感觉父母有一天晚上出去,回来时脸色沉沉,象哭过似的。我们之间的交流,也从友好变得紧张。这是我当时不成熟吧。空有一团火,不知道如何发热。

我爸爸曾经说过这样的话:“在我死之前,你们不要让天霖受洗信主。”意思是儿子我不要了,你们不要把孙子带坏了。后来天霖因为在一次营会中被神感动,做见证,信主,在海里受洗。这是后话。


二、缓和:从愤怒到理解


在这里我真的要感谢我太太。当时我做一家公司的销售,需要东奔西跑,周一到周五工作。周六周日又去教会和查经班。所以大部分时间都不能陪他们。我太太当时在家带孩子,所以每周一到两次带他们去草莓园摘草莓。他们很喜欢这项活动。整个夏天不断重复。我妈妈说,她一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多这么好吃的草莓。因为太太的努力,我们的关系慢慢的有所缓和。只要不谈信仰,其它都好说。他们对信仰的抵触好像没有改变,仍然不去教会和查经班。

提多书2:2劝老年人要有节制、端庄、自守,在信心、爱心、忍耐上都要纯全无疵。

对照圣经,我们做的实在是亏欠太多。

尽管爸爸对信仰有这样的态度,但是,在他身上也有矛盾的一面。他自己说,每天早上起床,他都会有几句感恩的话,象祷告一样:“感谢共产党,新社会,各路神灵,保佑我一家平安。”谁都不得罪。

父母探亲半年时间快要结束时,却发生了一件很意外的事情。妈妈抱着顺顺下楼时把腿扭伤了,很严重,救护车送到医院。后来医院给妈妈打了钢板,在医院住了10多天。期间,多亏了太太,每天送饭,每天陪护。她陪伴时,总是给妈妈按摩全身,使长时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妈妈能够舒服一些。有时太太累的都有些虚脱。再就是伺候妈妈大小便。我想,我都做不到的,太太都替我做了。真的很感激她。

妈妈出院后,需要在家里静养。太太仍然精心照顾。包饺子,做菜,每天变化菜谱照顾妈妈。

尽管我们这样付出爱心,精心照顾。父母的在信仰的立场上没有多少松动。但他们的话语已经有很大的缓和:“你们信主也在情理之中,因为你们一家人在国外,举目无亲,到了教会,好像有了一个组织,有华人可以互相交流。” 父母从他们自己的角度来认识我们为什么信主。至少,他们在心里接受了这样一个事情。

父母回国后。住在我弟弟的家里。我弟弟和弟妹是信佛的。他们每年都要到五台山上香。弟妹更是经常在微信朋友圈发一些佛经之类的东西。但是婆媳关系却很不好。弟弟和弟媳经常因为一些家庭琐事和经济的原因吵架,经常搞得鸡犬不宁。使他们忽然感觉到在英国时受到的照顾是那样的享受。相比而言,他们隐约觉得信主好像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个样子。再加上我们经常电话问寒问暖,在电话里传讲耶稣。他们也看到我们家境的变化,比如看到我们努力认真的教育孩子,看到我们和美的夫妻关系,融洽的家庭关系,使得他们开始不再抗拒了。爸爸有时候甚至开玩笑说:让你妈妈去信主。有时候也会说,你们给你弟弟和弟媳传福音,让他们信主。爸爸好像觉得信了主就可以过上好的生活。这一变化真是来之不易。他好像也感觉,如果别人信主了,他的日子就好过了,能给他带来好处。但是给他说起来,他说,我这一辈子了,思想已经固定了,不会信耶稣了。


三、信主

徒16:31他们说:“当信主耶稣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”

后来,父母又回到青岛生活。他们住在青岛我们的房子里面。他们从1997年就开始在青岛生活。这中间我们经常讲解圣经和信仰给他们。我们打电话回去,总是妈妈接电话。如果是爸爸接的,他就把电话给妈妈:你儿子的电话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爸爸接电话总是说一两句,然后就交给妈妈接。孩子跟妈妈总是扯东扯西,说不完的话。跟爸爸的话好像只有几句,然后问,我妈呢?因为跟妈妈说的话多,所以她接受的信仰信息就多。慢慢的妈妈的心里就起了很大的变化。从最开始的抗拒,到现在可以听信福音,最后我带领妈妈决志信主。2018年9月我在家里为妈妈施洗,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。而这时候爸爸也不再发对了,而是每天晚上催促我:你去为你妈妈祷告,求神尽快医治她的疾病。

再后来,妹妹也因着神的怜悯和眷顾而决志信主。

妈妈新的很真的。有一次他们几个人游玩,到了一个庙里,弟弟去烧香拜拜,妹妹正想去拜时,妈妈及时制止了她,说,你不是信主了吗?信主了不能拜拜的。


你们要不要听爸爸是如何信主的?


三、恩典

我觉得爸爸的信主,真的是神的恩典!

在一个最不可能的时候,爸爸突然感动信主了!

因为那天晚上对他来讲,这是一个很伤痛的时刻。

从今天8月份开始,妈妈的病情开始加重。我回到她身边,始终不离不弃的照顾她。8月初我回到青岛,他们说想回老家。因为他们的医疗关系都在曹县,在曹县看病和照顾更方便。所以我们就安排了8月中回到曹县。10月份妈妈的病情更加严重了。她又提出要回老家。我心想她的想法是落叶归根吧。我们又安排他们回到我们农村的老家。从8月1日到11月25日,我基本没有离开过妈妈。我陪护她,照顾她和爸爸。在家里我做饭,买菜,洗衣服,柴米油盐酱醋茶,我都要自己动手去做。晚上我经常给他们洗脚。不知道哪位弟兄姊妹给父母洗过脚?耶稣曾给门徒洗脚的。我给爸爸洗脚使得他非常感动。

我见证过一个孩子的出生,很快,很喜乐。而在这一段时间,我却要陪伴妈妈走过她人生的最后时光,时间很慢,很痛苦。妈妈有一天感慨:这死怎么还这么难?

在这个过程中,爸爸无疑是最痛苦的一个。爸爸的性格很强。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他哭。他把痛苦隐藏起来。但是他看到我这样照顾妈妈,他很感动。晚上我们经常一起谈信仰。这时候他不再抗拒,而是真实的接受了我的信仰。而且他真实的感受到信仰的力量。他说,如果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你们基督徒,那就是人间天堂了。

促使爸爸信主的另一个力量是我的一个堂兄。在这里要提一下他的名字:张宝箱长老。他是我们村最早信主的。现在我们村70%的人都信主。特别我们张家,几乎人人信主。真的感谢神。我原来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堂兄曾给我讲过信仰,给过我几本圣经。但是因为我那时被骄傲蒙蔽了眼睛,没能来认识主。堂兄很忙,几乎整个曹县的教会都需要他带动和培灵。但是他经常晚上到我家里来,为妈妈祷告。

爸爸看到堂兄的堂堂正正,光明磊落,与其它村民有天壤之别。他忽然感觉,信主的人是诚实可靠的。也看到上帝在堂兄身上和他一家的作为,真正感到神的真实和可靠。那天晚上,他忽然给我和堂兄说,我以后要信你们的神!于是,堂兄与爸爸跪在沙发上(农村,地上很脏),带领爸爸做了正式的决志祷告。哈利路亚,感谢主!

上帝于今年11月25日接妈妈回了天家,从此,妈妈歇了世上一切的工,归到天家得享上帝永远的安息。我经过这几个月陪伴,与妈妈一起祷告,一起分享。在她身体很疼痛的时候,我让妈妈呼叫耶稣,我也为妈妈祷告,有好几次都是因着祷告妈妈就不疼了,妈妈进入梦乡。还有,肺癌到最后的症状除了身体疼痛,还有咳嗽,痰多,和咳血,呼吸急促。感谢神,我妈妈这些症状都没有。她最后安详地回到耶稣基督那里去了。我心里非常得安慰和平安。很多朋友知道这件事都来安慰我,我总是说,我妈妈是基督徒,去天堂了。我也尽力尽心尽孝了,没有遗憾,心里很平安。

约14:27我留下平安给你们,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。我所赐的,不像世人所赐的。你们心里不要忧愁,也不要胆怯。

是的,我不忧愁,不胆怯,因为我们得主是真实可靠得。祂必与我同在,爱我,帮助我。


我们都知道,向家人传福音是非常难的。甚至耶稣当年在家乡时,也有很少人信祂。但是我们要相信神,不看环境,不看条件,只看神。因为:在人不能,在神,凡事都能。

我们把一切颂赞、荣耀归给主!


Bill Zhang
更多動作